我要啦免费统计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态新闻 >
连夜救回的病人跑了,欠下的医疗费到底该谁买单…

为了抢救一个高危产妇,这群产科医生连夜做了四个小时手术,保住了大人和孩子。谁想到,得救的病人却在五天后突然消失,留下两万多的住院费、手术费没缴。最后,这群医生被罚分担了这笔欠款。

据钱江晚报3月31日报道,这样令人无奈的事就发生在今年的大年初一。一张医生手术的照片,一段简短的文字,戳中了很多人的泪点。日前,记者联系到当事人、这家医院的产科主任钱医生,试图了解事情的始末。

以下是钱江晚报的报道---

“朋友圈里写错啦,其实是猴年大年初一的手术。”从1972年就开始当产科医生的钱主任,是宁波这家三甲医院里资历最老的医生之一。

“那天不是我值班,下午5点40分,我接到科室电话,让我赶紧过去。”接到这个电话,说明病人的情况很危险,需要有经验的医生出马,钱主任的家离医院不远,20分钟后,她就换上了手术服,站到了手术台上。

她面对的是一位不到30岁的高危产妇小芳(化名),小芳和老公都是在宁波打工的外省人,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还有过两次流产经历,这是她第三次生孩子,就在引产的过程中,子宫破裂,大出血,连羊水都是血红色,当时最坏的情况是小芳和孩子都保不住。

在钱主任赶到医院之前,医生们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将孩子“拿”了出来,保住了,钱主任要做的,就是尽量让产妇活下来。“手术台上,我的汗一直流个不停。”钱主任说,虽然她做了40多年产科医生,但这样凶险的情况,还是很少见到。

子宫破得很厉害,一种手术方案,就是直接将子宫切除,“这意味着她之后就没法再生孩子了。”钱主任并没有马上采取这个最“方便”的方法。

通过紧急绿色通道,钱主任为小芳取到了足够的血,“后来看了下,她的出血有4000cc,这相当于全身的血液都换了一遍。”

接着就是止血、找漏洞、子宫修补、再止血……等到钱主任下手术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

在重症监护室(ICU)的门口,钱主任见到了小芳的老公,劝他回去休息。在手术室里观察了两个小时,产妇几乎没有再流血了,钱主任才放心地回家了。

而这时,已经是大年初二的零点了。

原本到这里,应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大人、孩子都保住了,医生的辛苦没有白费,可事情却往令人唏嘘的方向发展了。

送到医院的时候,小芳的家人们交了5000元的住院费用,如果只是平平安安生下孩子,这些钱也差不多够用了,可碰上紧急大出血,抢救了一晚,再加上之后的恢复,5000元可就远远不够了。

“现在是晚上,你们明天再付好了。”钱主任得知小芳夫妇都在宁波打工,担心他们可能身边没带多少钱,所以在小芳被送进ICU前,钱主任这样安慰小芳的老公。

“钱主任你放心,我们明天就回去筹钱,该付的钱不会欠你们的。”小芳的老公斩钉截铁地回答。

手术之后还不到24小时,看看小芳的恢复情况还不错,钱主任就将她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住在ICU,一天的花费比普通病房要高不少,换个病房,能让他们省一点钱。”

手术后第五天,医生在查房时发现小芳不见了,打她和家人的电话,再没有人接听。

这段时间的手术、住院费用,大致是2.7万元,扣除小芳夫妇在住院初期交的5000元,这家人就这样欠下两万多的账单,跑路了。

根据医院的规定,这笔欠费的20%,要在相应科室扣除,“一共4000多元,我们科室13个人,每人承担300多元吧。”

忙了一个通宵,到头来还得被扣掉300多元。

“病人虐我千百遍,我待病人如初恋。”钱主任说,“我当医生这么多年了,这样的事情碰到多了,心态不好,哪里能当这么久的医生?”

话虽如此,但钱主任和她的同事们还是有些伤心,“刚发现她逃走的时候,有些难受,觉得我们的工作有些不值得。我在台上汗水滴不停,还帮他们考虑怎么省费用,怎么样做到最安全,到头来没有掌声、没有鲜花,只有罚款。”不过,随后大家都释然了,“我们当医生又不是为了赚钱,治病救人永远是第一位。”

 

杭州不少医院都有累计超千万的逃费

有媒体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医院一年“三无”病人欠费约三四十亿元,一位公立医院院长说:“我们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日前,记者采访了浙江的两家知名三甲医院,它们都已经有了累计超过千万元的逃费。

医院的做法大同小异,有的是安排专人追讨这些欠费——当然,这样的做法难有成效,“不少病人的地址写得很模糊,或者干脆是假的,要不就在外地,追过去也未必能付钱。”一位公立医院负责人说。

有的,就和钱医生所在的医院一样,欠费的一部分由相关科室医护人员承担,从医院的角度看,这也是颇为无奈的举措,“大部分的损失还是由医院来承担,这样做也希望医生护士能掌握到恶意欠费的情况,减少这种情况发生。”

杭州市卫计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政策层面,并没有对恶意逃费情况的相关追责规定,不过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建立疾病应急救助制度的指导意见》文件要求,急危重伤病、需要急救但身份不明确或无力支付医疗费用的患者,其在医疗机构接受紧急救治后发生的急救医疗费用,将由专门设立的疾病应急救助基金予以补助。

而对于非三无人员的欠费怎么办?政策上目前还是空白。


那恶意欠费就该由医生来承担吗?

“从法律的角度看,医院可以制定相关规定,从经济、行政的角度管理员工。”日前,浙江一剑律师事务所律师郑布英告诉记者,这意味着钱医生和同事们被扣钱,这条院规并不违法。

我们来看看国外的做法:加拿大没有太多病人逃费的现象,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加拿大有完善的公众医疗保险,加拿大70%的医疗费用都由政府埋单,每一个加拿大永久居民和公民都有一张医疗卡,覆盖大部分的医疗费用,包括门诊和住院。

逃费和个人信用是挂钩的,在北美,信用是一个比现金更重要的事情,如果信用不好,很多生活消费都没法分期付款,或者要付更多钱。


观察者网注意到,针对此事网友评论也呈现多元化:

@龍喵Ray:“身份证跟全国公共企业联网,包括医疗教育水电所有企业,如有不良记录,下次缴费需缴纳之前欠款,滞纳金和罚款。国外从不担心这个问题就是他们有完善的信用记录系统,让你坐车逃票都能影响你一生的消费。”

@罘喓伱舘:“医院应该走法律程序追讨。”

@用一生求值:“或许,真的是没钱,或许……我依然相信这世上有苦衷!”


想要了解更多请关注:http://www.chinazglab.com/a/dongtaixinwen/

 

上一篇:我是医生,我为生命代言
下一篇:医生悄悄把病重者的狗狗带进病房,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