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啦免费统计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态新闻 >
29岁成北大最年轻博导!比女神颜宁还开挂的科研人生!
       如何才能在29岁就成为博士生导师?刘颖说:“正是因为很早确立了自己的奋斗目标,我才能一步步朝着梦想去努力,最终实现。”


       2018年12月3日,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北大-清华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刘颖课题组在Nature Cell Biology在线发表题为“N6-methyldeoxyadenine is a transgenerational epigenetic signal for mitochondrial stress adaptation”的论文,报道秀丽隐杆线虫可以将亲代受到的线粒体胁迫信息通过DNA和组蛋白甲基化传递给子代,使子代对线粒体胁迫有更好的适应性。



       今年33岁的刘颖,是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入选美国霍华德•休斯研究所国际研究学者在国际顶尖学术期刊《细胞》《自然》《科学》上均有发表论文29岁那年,她正式成为了北京大学博导。


刘颖博导的采访视频


       如何才能在29岁就成为博士生导师?刘颖说:“正是因为很早确立了自己的奋斗目标,我才能一步步朝着梦想去努力,最终实现。”


一、很早确立奋斗目标



      “中学时我就对生物有兴趣,考大学时铁了心要读生物专业。”刘颖回忆说,2002年,她报考南京大学,只填了生物这一个专业方向,而且“不服从调剂”。当时她的高考成绩已超过北大、清华的录取分数线,为了学生物,她放弃了这两所许多人梦寐以求的顶尖大学,上了南大生物系。


       进入南大后,刘颖完全开启了“学霸模式”:“在进入南京大学进行专业学习后,我又给自己设立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在本科毕业后到美国进行深造,最终能够建立我自己的课题组和实验团队,研究我所感兴趣的生命问题。正是因为本科阶段我很早就确立了自己的奋斗目标,才能不断地排除各种艰难险阻,一步步朝着这个梦想去努力,也最终实现了自己当初的梦想。”


       学霸的人生一定是一路开挂门门满分?刘颖自曝,在南大就读期间也曾经考过不及格,但这依然是大学生活记忆中最美好的部分之一。“在南大度过的4年光阴,在这个校园里发生的每一个场景像电影画面一般在我的脑海中闪现:唇枪舌剑的新生辩论赛,冬天的夜里抱着热水袋和室友一起学习,拼了命地学可是有机化学期中考试依然没能及格,拿到美国名校offer的喜悦,毕业聚餐上哭得一塌糊涂,当然还有萌发在这里却没能走到最后的校园爱情。也许你们已经听出来了,是的,大学生活充斥着各种酸甜苦辣。可如今再回首时,我依然想说,那曾是我们最美的时光。”


       刘颖表示,自己在南大就读期间,最大的收获便是脚踏实地,对于学习方法的掌握。“现如今再给我任何课本,我都能凭借着大学里培养出的学习和思考能力完成自学的过程。因此,就我个人的体验,大学的学习更多的是教会了我学习的方法,培养了我的逻辑思维能力。”


      “科研像一场马拉松”




       大学毕业后,她考到美国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师从刘清华教授读博士。留学第一年不能一次性听懂英文授课,她就利用晚上的时间,花两三个小时来回听录音,直到听懂为止;刚进实验室时,她甚至不会做最基本的转化实验,周末实验室没有其他人,她就向隔壁实验室的师兄求助。


       与后面的困难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我读博的前两年挺拼挺辛苦的,当时前后做了有四五个课题都不顺,怎么做都不对,一直拿不到理想的实验结果。”刘颖甚至开始动摇:要不要换个专业?至少付出能有些回报。


       性格好强的她并没有屈服。她开始换个角度思考失败的意义:实验没成功不能说明没有收获。就像爱迪生尝试各种材料做灯丝一样,失败是试错的过程。那时候刘颖非常拼命,每天做实验到晚上十一二点。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如果能早一点发现这个实验走不通,那我可能就早一点走到正确的路上了。


       拐点在两年之后出现:别人尝试多次都没有结果的一个课题,刘颖做了不久就成功了。相关论文于2009年夏天顺利在《科学》杂志发表,刘颖的科研之路由此峰回路转。

       在哈佛医学院跟加里•鲁弗肯教授做博士后时,她把线粒体作为以后的研究方向。线粒体是为细胞提供主要能量的细胞器,受损后极易引发神经性疾病或心血管疾病。回国至今,刘颖在《自然》《细胞》等杂志发表多篇论文,取得多项原创性成果:首次证明了神经肽介导了神经细胞内线粒体抑制激活其他组织的细胞非自主性应激反应,发现了线粒体损伤的隔代遗传现象。


       刘颖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做博士后时,所在城市波士顿有着浓厚的跑步氛围。她住在查尔斯河畔,每天从窗口眺望,都能看到沿河奔跑的人。那时科研任务很重,能聊得来的朋友又不多,跑步渐渐成了她减压的方式。


      “我当然期望自己的研究成果最后能应用到临床上,但现在还处于最初、最基本的研究阶段,距离药物研发还很遥远。”刘颖说,“科研像一场马拉松,认准了这条路,再辛苦也要坚持跑下去。”


       让孩子保持好奇心



      “可能再过20年,学生们还会给我发邮件。能知道他们的职业有发展,生活也美满,想想都是开心的。”刘颖对教师这份工作充满自豪。她喜欢讲课,给本科生上生物化学课,她会加入很多小故事。讲线粒体,她就提到自然界中,有一种叫鱼藤酮的化学物质能抑制线粒体,这种抑制作用使鱼藤酮成为亚马逊人捕鱼的秘诀。这些贴近生活的例子,让枯燥的知识点变得生动。


      也许是看中她在课堂上的用心和亲和力,科学微信公号“知识分子”主编饶毅教授联系刘颖,请她来做小学生生命科学视频课程的主讲人。接到邀请,刘颖起初有很多顾虑。视频课需要大量前期投入,而她正处在中期考核阶段,10月份还要接受北大—清华生命科学联合中心的国际评估。


      “可我想到,科学如今在一些人眼中已不再是热门。”刘颖说,孩子本来对大自然充满好奇心,但经过中小学一系列应试教育后,不少孩子的好奇心消失了,许多人的想法很功利。“如果我的努力能让孩子们多保持几年对自然、对科学的好奇心,那也是好事。”


      高效工作,她有自己的秘诀。她注意抓重点,把精力集中在现阶段最重要的事。一般人都会有思维跳跃的时候,做着手头的事情,又想到去完成另一项任务,在切换思维的过程中耽误了时间。为了充分利用时间,刘颖严格规划。她甚至用计时软件提醒自己:工作25分钟,再花5分钟时间处理杂事


      ▍来源:科学大观园杂志/iNature

上一篇:厉害了!这些医生可以提前1年晋升职称
下一篇:别再被坑了:如何鉴别“真假期刊”(附名单)
分享到: